忘掉疾苦 都是天堂

一个人若是健忘,那就和咸鱼没有什么区别。

眼下的生活的确有点舒服,导致很多人都虚浮了。回首过去的光景,总会不是那么开心,当有人迷恋80年代90年代的时候,我第一反应不是滋味。

当年暴红的一部代表作是李昌平的《我向总理说实话》,非常详细的讲述了当时的农村情况。李昌平当年是在湖北,离我本家可算不远,所描述的还是相当真实的。

那个美好时代,一不小心就缀学了,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农村的孩子不知道是真懂事还是假懂事,有可能是真的知道读书确实需要智商,也有可能真的知道家里太穷了。小学上完,初中基本搞个一年半年的,然后就进入社会了。

在我的印象中,吃肉吃水果也算得上是件奢侈的事,那个时候,楼房更是罕见之物了。

97年大水,差不多颗粒无收,家里实在没钱了,98年开始大量往外涌,朝沿海城市进军,相当多的人选择了做包子馒头和裁缝这两个行业。家里的田地开始大量抛弃不种,当然也那个时候也没有那么大胆子不种,而是交给留守在家里的人种,年底回来保障他们有点粮油就行了。后来,外出打工赚的钱比待在家里务农赚的钱多,慢慢的,村子里男的出去打工,女的留在家里,最为稳妥。

小时候的记忆差不多是这样,我们每年年底特别期待父母尽量能早点回来,尤其是在回来的那天,都是不眠不休,总是围绕着那个电话,生怕错过,甚至怕听到说不回来或者火车又晚了几个小时。

现在想起来,还是非常清苦的。但那个时候,看新闻联播,依然是祖国到处都很美好。

20岁,终于离开荆楚大地,游历到了一个更穷的地方,我真不敢相信,我已经跨入了21世纪,这个时候我知道同学说得情况是真的。高中时有甘肃同学讲他们家乡多不贫穷,我都是选择不相信的,因为在我的眼里,这世上最穷的样子不就是我最穷的样子吗???还能有人穷过我???他说,他没出老家以前,觉得每餐能吃上三四个馒头加点小菜就是好生活了,没想到来到我这里发现,这边人的生活是真好,吃饭还有三四个菜。

我去到的那个地方,看到有好几户人家,都有三四个小孩子,孩子为什么这么多可能是超生的吧。他们住的破屋烂房就不说了,简直还不如牛棚,他们吃饭的时候没有碗,就在长木凳上抠了几个碗口大的洞,饭菜就装在里面,小孩子就用手抓得吃。这场景一下子把我震住了,以后就再也难相信美好的画面了,每次听到什么经济飞速发展,脑海了就浮现的是这个村庄的场景。

辗转岭南,开始我的打工生涯,见识到了太多的异地风情与苦难,诸如过年为什么不回家,得到的答案无非是回去一趟要三四天转五六趟车还要走七八公里地,等到家,假都用完了等等之类。

在繁华都市呆久了,被新闻媒体吹捧多了,久而久之就会觉得,全中国都是这般在生活。仿佛我这种在平原出生的孩子,六七岁的时候对山对海没有印象,以为世界都是平的,10多岁的时候,去到一个地方,非常兴奋,吓坏了大人,等他们明白真相后,笑着告诉我:傻小子那可不是山,只是一个坡。

看到有人说香港人均居住面积不到10平米,废青们不满足现状就开始闹事。但是,他们就不知道在北京有多少人憋屈的生活在地下室里,我估计还有很多人和当年的我一样在这么认为,地下室多神奇,而且还是北京的地下室。直到我有幸体验了一晚北京地下室,只有一个想法--此生不渡江。原来天子脚下也有蝼蚁之民,那种阴暗潮湿散发的霉味,去他妈的北漂梦。

中国大多数青年人都在10平米以下的地方住着,尤其在北上广深,最受”欢迎“的居然是租个单间,单间多大一点,单间不也就10来个平方,怎么就有人选择性的忽视,难道这些生活在一线城市的青年人不闹事是很满足现在的租房面积?

我能看到的美好,不代表这个世界很美好;我看到的不美好,那这个世界就是真的不美好。

有人说,你怎样,你看到的世界就怎样。这和盲人摸象有何区别???这纯粹是在拒绝这个世界的真相,这是非常封闭的认知。

当然,选择忘掉人间疾苦,那么哪里都可以吹嘘成天堂。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