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亲情

这个阳历的五月好潮湿,那几天,总是在下雨,淅淅沥沥的雨如丝般从天而落,不经意间就在人的心里织出了长长的愁绪。

这个五月里,我的天空暗淡了,因为十几年前的一笔纠缠不清的债务,我必须在五月十一号那天将这笔债务了结。那时我是借了人的钱了,四万块,当时因为种种原因我没法偿还,可是十几年后人家对我说这笔债务已经高达四十万了,你说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我一无所有,我根本就没有力量偿还这笔债务,几经转寰调和,最后将数字降到了二十万,我已不愿再追根究底,我只想早日解脱,欠钱还债本就是天经地义,事既至此又何必计较还多还少。

那一程我四处筹钱,心力交瘁,我也可以一走了之,但这中间还牵涉着别的朋友,做人不能不讲厚道,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我的剃度师傅病了,有师兄传话过来,要我尽快去看看他。常言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此时就算我处境再难,我也得抽身去一次山里的。世事如棋啊,真后悔当初我为什么要还俗回还来呢,难道真如师父所说的我尘缘未了吗,可是我也知道,该来的自然会来,真若是命中注定,岂是我躲就能躲得了的。

五月二号那天早晨,我坐上了开往江南的长途汽车,过了长江,汽车在皖南的山路上逶迤而行,窗外云雾缭绕,江南烟雨迷离依然,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然而此时我的思绪却是那么样的烦乱,心情差到了极点。两眼失神地看着雨丝打在车窗玻璃上,然后象冷泠的泪痕,悄然无声的往下滑落。

离黄山还有四十公里的一个路口,司机停下车来,将孤独的我丢在那无人的山路上,望着那将我载来的汽车渐然远去,我的心中竟然生起一股莫名的惆怅,有好大一会,我竟然不知道我下一步要向什么地方去,我知道,我的心已经迷失了。

步行了十几里,终于去到了寺院,师父躺在床上,一别数年,再见已是僧俗两相隔,双目对视,相顾无言,千般话语,竟然无从说起。想起当初我走投无路,是师父慨然将我收留,原本想救我一命,望我能好好活着,没成想我恶业深重,磋砣半世依然是上天无路啊。人说大丈夫顶天立地,可我却对不起太多的人,一念至此,两行清泪已是潸然而下。

等到从师父寮房内出来,和师兄弟们谈谈说说,已是天色将晚,我还得赶去县城的火车站坐夜班车回去,此去县城二十多里地,全靠步行,在斋堂草草用过斋饭,告别一干众人,由三师兄送我上路,一路上我也将自己的近况告诉了他一些,他是个忠厚之人,纳于言语,只能劝慰我想开一些,别急坏了身体。

临别之时忽然想起一直没见师叔,问及三师兄师叔去了何地,三师兄说他去了九华山,也说是今日回来,只是我走得匆忙,怕是无缘见面了。上到公路,此去县城已是不远,天色已黑,我执意不让三师兄再送了。

我这一生中,走南闯北,不知跑过多少地方,但是我却不愿意有人去车站送我,车站始终是一个充满伤感的地方,我可以无拘无束的上路,那怕前面等待我的是死亡,但是我却不愿意留下一个为我送行的人在车站,离别之后我的心中会充满牵挂,使我不能毅然决然。

那雨又在不知不觉间下了起来,黑暗的公路上只有我踽踽独行,前方县城昏暗的灯火在召唤着我,召唤着我一步步迈向终点。

夜班车是十点四十黄山开往淮北的,此刻才刚过八点,候车室里冷冷清清的没有几个人,这个皖赣铁路线上的县城小站,每天过往的列车很少,我在候车室里的长椅子上躺了下来,奔波一天,身心俱疲,竟然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推我,睁眼一看,竟然是师叔站在我的面前。几年不见,他苍老了很多,在我的印象里,师叔一直云游四方,很少有停下来的时候,此刻相见,是我意想不到的。在这举目无亲的江南小城里,师叔和我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他一身青衫已是半湿,脚上草鞋沾满泥水,手里拿着一支电筒,明显是赶了几十里夜路特意来车站找我的。他说我回到寺院时你已走了有一个小时了,这里你人生地不熟的我不放心,特意赶来送你。

他将我带出候车室,那外面路边有一家夜店,为我下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素面,对我说吃吧,你还得坐一夜的车呢。

雨,无声地下着,空气中弥漫着樟树的清香,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有大口的吃面,唯恐我一停息,我的眼泪就会流下来。师叔坐在我的对面,慈祥的注视着我,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们之间却有着另一种亲情,那是一种浸透着佛家慈悲精神的博爱,是一种超越了阶级和偏见的真挚的情感。

那天,我没有拒绝师叔的送别,在车厢门口,师叔从长衫里掏出一个纸包,塞在我的手里,对我说你三师兄已经将你的情况告诉了我,我很想帮你,但是师叔这些年来清风两袖,我只有这么多,你拿着吧。那纸包沉甸甸的,重如千斤啊。

我几乎没有推脱,在师叔坦诚的注视中,我的任何推脱都是虚伪的,是不可饶恕的。那对师叔的真诚来说不仅是一种辜负,而且是一种亵渎。师叔握住我的手,对我说:记住了,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如果你自己放弃了,你就再也没有活路了。徒儿,你要记住,极乐世界和无间地狱,只在你的一念之间!

车开动了,我倚着车窗,看着师叔离我远去,生活中也许有很多的无奈,然而缺乏苦难,人生同样将剥落全部的色彩,幸福从没使我心醉神迷过,而苦难却一直使我清醒着,师叔,我记住了你的话了,我不会倒下,我将有领受和承担一切苦难的精神准备,并终将寻到那真正属于我的极乐世界。(文/三毛六)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