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好

每到阴历初一的那天,如果天气不好就会拖后几天,都会有一个老婆婆拄着根棍子到寺院里来烧香。她看上去有七十来岁了吧,满头的白发,穿着很破旧的衣服,腰间总是系着一条已看不出颜色的围裙,那山路也不知她是怎么摸上来的。

每回来寺里,她总是慢慢走进大雄宝殿,颤颤巍巍地跪下,然后放了那根棍子在地上,就伏下了身子磕头,嘴里喃喃地诉说着什么,声音很低,低得让人无法听清她的话。她总是那样跪上很久,然后很艰难的从地上爬起身,步履蹒跚地离去,她从不和寺院的僧人说话,每次都是那样无言的来,又无声的走。因为寺院地处深山,一月里也来不了几个香客,所以这位每月必到的太婆给我留下了很深的映象。

山下有好几个大庄子,谁也不知道她是从哪儿来的,也没人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每逢初一起风下雨,大师伯都会去到山门那儿张望一会,说今天下雨,太婆恐怕是来不了啦。出家后的第一年,我一直跟着三师兄在寺外的菜园子里种菜,他平日里很少说话,天性愚钝,只是闷头干活,听别的师叔说他就是本地人,至于他出家是为了信仰还是为了逃避什么就无法知道了,佛门广开,本就是为了普度众生,又何必问清是因何而来呢。

一个云淡风清的日子里,我和他浇完了菜,一起坐在田埂上休息,我试着问起他,知不知道太婆是什么地方的人,有没有儿女。他望着山下,很久才说:她很苦,她是个苦命的人啊。然后就再也问不出什么,只是我知道,三师兄一定是认识太婆的。

第二年,我被升为寺院的知客师,再也不用去菜地干活了,可是闲暇之时,我总喜欢去到菜地,帮着三师兄打理,每到初一起风下雨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换成了我站在山门那里,自言自语地说太婆今天恐怕是来不了了啊。

后来,整整一个冬天,太婆真的没来了。

开春后的一天,我和寺院的狗一起,在山门那里,无言地注视着山下的大千世界,那真的是春天了呀,山野中草正绿着,花正盛开,突然间我的心,竟然一下子激动了起来,那不是太婆么?我又看见了那个我早已熟悉了的身影,真的是太婆呢。看着她那渐行渐近的身影,我感觉到一丝悄然的酸楚,我和这素昧平生的太婆并无任何的关联?可是这一个冬天里,在我的心中竟然充满了对她的牵挂,什么时候,我变得这么的善良了?

她还是象往常一样的去到大殿,对着释加牟尼喃喃的诉说着她那些让人听不清的话语,我站在她的身后,仰头望去,巍峨的佛陀端坐在莲台之上,微垂着他那慈悲的双目,默然地注视着我,也注视着跪在地上的太婆。她在祈求什么呢?祈祷来世让她不再受苦?还是祈求消除我们今生所有的罪过呢?但是我知道她的心中一定有一份不灭的希望,那是一份她不能舍去的信念,为了她自已,抑或是为了天下苍生。

那天,临走的时候,她第一次开口和我说话了,她说她要见见住持,她对住持说,她老了,今后,她不能再来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卷钱来,全是零碎的票子,塞在住持的手里,说今后每逢初一、十五,一定别忘了帮着她在佛前上一柱香。她柱着棍子走了,象往常一样走得悄无声息,住持站在那里,看着手中的那卷零碎的票子,慢慢地,在佛前跪了下去,在场的所有僧人都随着住持跪了下去了......

当我追出大殿,来到山门时,太婆已经走到转弯的山口了,在明媚的春色里,在和煦的阳光下,能看见她满头的银丝在春风中飞舞,我那含忍已久的两行热泪,此时此刻,终于悄然的流落了下来。这位素不相识的山村太婆,用她那无声而坚韧的虔诚,让我明白了什么才是完美的人格,永远也不要抱怨命运的不公,那怕是身处逆境,只要我们心中的梦想还在,那么生活就永远不会失去希望!

太婆,你一路走好啊......(文/三毛六)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