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布衣任逍遥

一直喜欢穿中式的对襟褂子,不是我不爱穿西服,说实话我其实特适合穿西服的,也曾经穿过一段时间,将头发留得稍长一些,穿一件样式还说得过去的西服,雪白的衬衣,结一条质地很好的领带,往那一站,嘿,还真对得起咱这张脸。

最早穿西服的时候还是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初,刚刚开放那会,那时候大街上还没人穿西服呢,只是文艺团体在演出的时候才会穿西服,领带都是很希罕的玩意儿,单位有位同事去上海出差回来,带了一条红色的领带,啊呀不得了,大伙都借了他的领带去照像馆照像。我是个很少照像的人,也借了他的领带去照了一张相,就是那种一寸的,照的时候摄影师还要将镜头歪着照的黑白标准像,当时我刚二十岁,那张照片现在成了我年轻时代仅有的几张照片之一。

再后来就想穿西服了,可是那时候没有卖西服的,就自己找裁缝去做,说来那时候的裁缝胆子也大,你说你想穿什么,就没有他不敢做的,好象他们的爷爷一个个全是培罗蒙西服店的大师傅似的,包做包好。于是就去做了一件,那天单位开大会,就穿上了做好的西服想去会场亮个相,刚进单位大门就遇上了我那师弟阿国,他一眼看见我身上的那件西服,大叫一声往后便倒,就差没有口吐鲜血了。等缓过劲来,他说赶紧脱了,你这样穿出去会出人命的。但是我不听,照穿不误,现在想想,真是丢人啊,那还叫西服吗?就是现在街上耍猴的穿的西服也比我那件要强上百倍啊。

后来有朋友从香港给我带了一件西服回来,穿到身上,才明白衣服是分档次的,不是什么样的衣服都能往身上穿的。等到满大街都是西服的时候,看了别人的穿着,开始明白这穿着的学问其实很深,别看满街的西服,真正能穿西服的男人不多,真正穿在身上有个样子的西服更不多。

别和人家西方国家比,人家那西服全是定做的,那是量体裁衣用手工缝制的,咱们这里乡镇企业生产西服开的是流水线,廉价的面料成批的裁剪,然后倾销到四面八方,连民工也是每人都有一件。国外人穿衣服讲究场合,西服只在很正式的场合才穿着的,并且有诸多的讲究,可我们却不分场合的将西服穿得让人倒了胃口。

穿着和人的气质以及所受教育的程度也有很大关系,一个男人的品味如何,只看他的头和脚,常在街上看见一 些男人,西装革履的,夹着个廉价的水货皮包,头发到是梳得油光水亮的,可是鞋子上满是灰土,好象一年也没有换过,谈何品味。

想起在上海时读过一位女性写的一篇散文,说的是她在公交车上看见坐在前排的一位衣着讲究的男士的背影虽说写的只是她的心理感受,但是可见那位男士的穿着是如何的品位不凡了。当然这只是表象,其实是那位男士的气质在吸引着她,但是试想如果那位男士穿着一件皱巴巴的西服,我想纵是他气冲牛斗又能怎么样呢。

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明白了穿着其实是要和自己的身份与条件相配合的,崇尚名牌是正确的,因为名牌确实代表着档次,与不菲的价格等同的是不一般的品味。但是没有能力穿着名牌怎么办,那就要合体,要整洁,要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沉稳的气质和良好的教养同样是一种内在的品味,穿着出一个不随大流的自我。

从寺院回来,就不再穿西服了,穿中装,真正传统的东西是不会过时的,风水轮流转,曾几何时,市面上不是又开始崇尚复古了吗。可是想找一身合体的传统中装也不容易,也得去找裁缝做,可是现在的裁缝师傅怎么一个个胆子都变得那么小了,一听说做中装,只有摇头的份,也是啊,现在人的审美品味变了,没有精钢钻,谁敢揽那份瓷器活呢,做得不好,赔钱事小,砸了招牌可不是玩的。

只能去找那些年龄很大的老裁缝师傅了,他们的年龄虽然很老了,但是手艺却越发的精湛。

一身布衣,一双布鞋,穿着出的是一份随意,一份洒脱,写到此处,突然很怀念佛门中那青衫飘逸的日子,只可惜红尘中不能身着长衫出门了啊。(文/三毛六)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