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江湖

所谓江湖,最早本指长江和洞庭湖,也可泛指三江五湖。而说起江湖,总能想起范仲淹的那个居庙堂之高、处江湖之远的千古名句。至于“江湖”一词的出处,最早见于庄子的《内篇·逍遥游第一》中“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所容?”

自此之后,江湖所指,已然是另一番含意。只是范仲淹的江湖,说到底只是儒家庙堂思想的产物,其表述的只是因失意而暂处江湖的真儒家的伪江湖。只有庄子在《杂篇·天下第三十三》中所言的那个“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傲倪于万物”的江湖,才是道家所指的真正江湖。

江湖到底是什么?是深不可测的险恶人心?还是含而不露的高深城府?是明枪暗剑的浴血火拚?还是运筹帷幄的斗智斗勇?以什么样的胆量,可以亡命一隅?以什么样的智慧,可以叱吒风云?其实江湖就是大社会,是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必须涉足的生存空间,它可以是虚的,也可以是实的。

但是不要以为江湖只是那些不学无术的贩夫走卒或是帮会行门、三教九流之辈的人生舞台,其实自古以来,江湖就是文人们心中挥之不去的一个梦。

山林,只属于隐士,江湖,则属于侠客,而中国文人最理想的人生境界就是少年游侠,中年游宦,晚年游仙。只不过山林少了烟火味,江湖却多了血腥气。尽管随着时代的变迁,今日之江湖早已不是昨日之江湖,尽管江湖早已被现代生活稀释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但只要江湖不灭,就永远都有江湖中人。

天涯路远,江湖险恶,谁是江湖中人?贩夫走卒,流氓掮客,乞讨卖艺,落魄文人,剃头挑子,洗澡堂子,算命打卦,青楼卖笑,扒手骗子,走私贩私,这些都是江湖中人。青帮红帮那太远了,且不去说它,往稍远了讲从清未民初时上海街头混老虎灶的流氓泼皮,到今日社会上那些整日混世的市井无赖,谁不是江湖中人?只是往昔江湖多少还遵崇个“盗亦有道”,而今日江湖竟已是无所不用其极!这还是江湖吗?

每一行有每一行的规矩,什么游戏都必须遵守一个规则,全然不按牌理出牌了,那么参于其中的人又将多付出多少的代价?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江湖中人,生活中有很多人可能会出于各种原因而迫不得已流落江湖,这种人,江湖对他们来说是陌生的,是无情的。正因为他们本就不属于这弱肉强食、适者方可生存的江湖,因而他们的挣扎就更为惨烈,尤其是那些天良始终不能泯灭的人,进退之间所经受的煎熬,又岂是用语言可以说得明白?

江湖,是一条不归的路,一旦你身陷其中,你就再也身不由己,你只能无助的看着自己随着这污浊的旋涡不停地转动,看着自己一步一步的走向随落,走向灭亡。

间或安静下来的时候,你才能够深深体味到那种无法把握命运的悲哀,任凭着那种从骨子里泛起的恐惧噬咬着你那孤寂的灵魂。没法让人们明白这种边缘心态的复杂和痛苦,更无法让人理解这种另类人生的可悲和无奈。

十五年前,那个风高月黑的暗夜里,海风吹拂着我凌乱的头发,站立在中国大陆最南端的那块土地上,我面对着的,是波涛涌动的琼州海峡。

那个时刻,我的心中已没有了恐惧,尽管我将要投身其中的江湖并不是我心中向往的梦,但海峡对面那片神秘的土地上却凝聚着我胸中隐约的希望。我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样的命运,可是此刻的我却是那么的平静。是一种无法把握的无奈?还是一种破釜沉舟的决择?当时的我已经不能判断。

但是自那之后,十年的江湖生涯却使我明白了很多人终其一生可能都无法明白的事。在人性的善良和现实的残酷之间,灵魂在经历着一次次的痛苦挣扎,当所有的尘埃都已落定之后,才明白不经历如此超越生死的蜕变,纵是慈悲无量的佛光也难以将我的灵魂荡涤得如此的澄明。

多少的爱恨情仇已成过眼云烟?我曾流过的血和我曾流过的泪也早已随风而散。只有经历过生与死的洗礼之后才会明白生命的可贵,只有经历过无情和冷漠之后,才能领悟真情的美好。

一个人只有洞悉了生命的本质才会认真思考生命的意义。看淡了功名与利禄,消泯了妒忌和仇恨,濒临时间的涛涛逝水,方能够长袖飘飘,心中才会生起一种了然的空明,那已是一种境界,是一种真正宠辱不惊的超脱。

忽忽四年之中,有多少凄清冷寂的日子?无数个午夜梦回时分我在一点一点地重寻我那曾经泯灭的人性。突然间才发现我原来一无所有,突然间才明白我什么也不是。我只是滚滚红尘中一个匆匆过客,我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庸俗凡夫。幡然醒悟才明白曾经的我竟是那么的无知和可笑,当我终于认清那个自以为是自命不凡的执著的自我之后,我再也不需要回避,因为我本就是一个无所作为的凡夫俗子,那么天下还有什么事,是我所不能面对的?

然而我依然是个江湖中人,依然是个放浪于江湖之上、纵情于山水之间的不羁之人。因为今日的江湖,只是我心中的江湖。我已然寻着了我灵魂的彼岸,那么这身皮囊无论放在什么地方,不都是归宿吗?

海风依然在吹拂,波涛依然在涌动,在那个二月份的黑夜里,我们三男一女四个人站在广东省徐闻县海安镇的海边,我们在等着那条船,那条将要将我们载向不归之路的一条船。

其中有一个人,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其中的是是非非今天我已不想再作评判,我只知道,四个人中,只有我一个人活到了今天。

我该感激的,是谁?(文/三毛六)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