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常立志

in Notes Views: 126 s with 0 comment

小孩眼里的大人世界,永远缤纷多彩,永远自由奔放。永远充满了权力和征服!

小孩的耳朵,却灌了满满的“不!不!不!”,“为什么不?”,答案永远只有一个:“你太小了!”

小孩每天踮起脚尖,去量自己的身高,希望突然长大,为所欲为的那一天赶紧到来。

小孩大到要念书的时候,教室的墙上贴的挂的,又是巨大的人像,肃然的、谦笑的、豪迈的、威严的,各种各样比正常人大许多倍的人脸。老师说,那都是些伟大人物,是人人敬仰的榜样。那时候都想“伟大”,常对着墙上人像修正自己的姿态。每当挨别人无端训斥时,一想到“伟大”之后可以高居墙上供人仰视,心里就涌起一股甜滋滋、仙胎神骨似的、别人难攀伯仲、可以狠狠报复的感觉,噙着泪花,那嘴巴却咧开笑了。

小孩长大一点,再长大一点,就到了“长大要做什么”的时刻。这时候,小孩的心花得像秋天的云,连孔圣人亦皱眉“小人常立志”。很多人都误解孔圣人的意思,总以为他指的是卑鄙小人,却不知道其实他说的就是小孩。昨天猛攻数学,发誓要超过陈景润;今天奋笔疾书,非出一部流芳百世、万古畅销的书不可;明天又咬紧牙关,宁愿不吃美味的零食甚至早餐,也要买一把昂贵的吉他,四处求师未果,又不会读五线谱,乱弹的结果不过是发出一阵又一阵有节奏的噪音,倒霉的邻居做了超级的忍受,还是没忍出一位吉他大师。至于天文望远镜、费钱的油画水粉涂料、溶洞里面的钟乳石、小山上的破石烂瓦臭骨头,以及越养越小的鸡雏、越栽越歪的小树苗,都成了立志的铺路石和牺牲品,“伟人”梦像散落了的珍珠,撒满了少时的激情。

当不再做梦的时候,已经成为如假包换的大人了。不免困惑于一丝丝的悲哀,原来大人并不自在,“伟人”亦无影无踪,大人的游戏实在乏味。要想被人挂在墙上,吊在嘴边,写在书上,画在纸上,要付出意想不到的很多、很多。铁树挺过多少风风雨雨、严寒冰霜、无人问津的艰难日子,才绽开一朵惊天动地的花儿,但又能风光多久年呢?

然而,就此做一俗人?无欲无求?无灾无难?

苦笑、叹息、沉思。。。。

有没有不像铁树那样死板,又能开出比铁花更惊世骇俗的植物呢?有呢?还是没有?


本文转自律师阿珊,若有侵权请告知,我会及时删除。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