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月儿肥,童年水塘瘦,端一碗米酒,饮尽相思漏

in Notes Views: 16 s with 0 comment

记忆总是靠不住的,哪怕你过目不忘,多多少少,总会添点油,少点醋。

7岁时回外婆家,觉得寨子里的鱼塘好大呀!小腿跑呀跑,跑了很久也没跑完一圈;

外婆去世那年再回去,特地再去找那大鱼塘!却只是个小池子而已,几分钟就走完一圈。莞尔之余,不禁想起小马过河的故事;河是一样的,不同动物的深浅就不一样;鱼塘也是一样的,不同的身高看起来就不同大小。

今晚呢,都说今晚的月亮是68年来最大最圆的一次,可今天专门到楼下看了看,也就是稍微比平时大一点点而已;实在没太多的惊艳。

我记忆里最大的月亮,应该是小学毕业的那一年。

坐在父亲的单车尾座,悠然地望着又黄又大的月亮从西边升起,刚从照相馆出来,心情当然很轻松,而且很快就去上中学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愉悦。

小时候长着一副苦大仇深,忧国忧民的悲催苦瓜样,连睡觉都皱着眉头,仿佛睡梦中也在苦苦思索着人生。

每天把小脸绷得紧紧的,不认识的人还以为我总在生闷气。实际上我一直也没啥表情,也不说话,以至于父母的朋友到我家都说我这么不苟言笑将来只能做FAGUAN。尤其几个老烟枪,去我家都要先瞄瞄我这个禁烟的“小FAGUAN”在不在,以免被“小BAOQINGTIAN”横眉冷对,极其不自在。

父亲是不吸烟的,但母亲却做卷烟厂的供销员,那时候烟也是限制供应的,常常有人跑到我家来申请特批。

那时候小,不明白吸烟有什么乐趣,这么多大人紧衣缩食省下钱来去买臭得要命,闻到头晕的烟。有次和弟弟偷了妈妈存在家里的烟来抽,结果被熏得五腹六脏都翻出来了。又辣又臭,长期抽烟的人身上更是有一股烟熏肉的糊臭味,十分难闻。一张嘴烟臭熏天!

小学稀里糊涂读完了,中学也是莫名其妙就过去了,初中毕业照集体相的时候,很诡异的躲了起来。因此初中同学都说我没毕业,反正在集体照中找不到我。

中学之后,就没再注意月亮的脸;填海式的教学,每天出了宿舍就进了课室。月亮在哪估计其他同学也没时间看。

发呆,是有钱有闲人的特有福利;当普通人家的孩子,发呆,是浪费时间的罪过。

高考之后,父亲帮我选了法律,当时他说中国以后要走法治的道路,所以会需要法律人才;可我当时非常抗拒,想他是不是因为我的“FUGUAN气质”与生俱来?转念一想,我父亲从来就不是EQ很高之人,他从来就只有理性思维。风花雪月、棋琴书画完全与他不沾边,更不会留意月亮的阴晴圆缺。

直到大学一年级中秋节,学校食堂发每个学生两个豆沙馅的月饼,硬邦邦的皮,大家都不喜欢吃,就打拖拉机,输者啃。输者上诉,通宵达旦的打;中秋之夜,望着一轮巨饼从海边升起。斑驳的竹叶影影绰绰,随风飘洒,海的味道夹杂着花香,沁人心脾,倒也有几分切题。

如今,打拖拉机的四个人,一个在新西兰,一个在广州,一个美国深圳两地跑,而我,也是时不时离开深圳晃一下又回来。

今晚,他们那边的月亮,会不会比这边圆。也许,他们会想起那一年,那一轮巨大无比的海边明月,以及难啃的食堂DIY月饼吧。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