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友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219 天前,最后修改于 214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酒友之中,阿国仍然是和我走得最近的,只是他的酒友却要比我多得多。大凡说起这好饮之人有三类,一类知节制,有分寸,就算那场面再热烈都知道要留一份清醒,这种人若是想看他醉后出丑,很难如愿,这一类是省事的。

另一类却相反,嗜酒如命,别人尚没劝酒他到先将自己灌得半醉,等到酒至酣时,大家你来我往之时,他兀自是来者不拒,呼三喝四,手倒杯干,最后往往是语无伦次,笑话百出,得由朋友将其送回家去,然后倒头大睡,这一类也是省事的。

我要说的是第三类人,就是那些一旦酒多了就不省事的酒友,这类人最难缠,再喝也喝不倒他,虽说人没倒,但是他的逻辑思维却是混乱的,套用阿Q的话说,这真是一件非常妈妈的事情。你要走吧,他拉着不让你走,说你不够朋友,不是个玩角。那么好吧,只能留下来陪着他,可是他却酒老爷当家全然做不了自己的主,满口的胡言乱语,不知所云,你还得顺着他,最要命的是他会惹事,你还得跟在他后面给人道歉,最后常常是弄得精疲力竭,通宵不眠。

这还算好的,若是遇上个酒后失德的主,而且酒后正好又在公共场合,他寻衅闹事,你就惨了,往轻了说你就一个劲地给那些他惹了的人做孙子,往重了说搞得不好你的头上也会挨上一个酒瓶子。所以,朋友打电话来找我去喝酒,我一定先问清了是哪些人在一起喝,然后决定是不是能去,去了怎么喝,能喝到什么程度,什么时候得开溜,这些都要事先想好了,不知深浅的事我是不会做的,免得到时候弄得不尴不尬,自己下不来台。

这不省事的酒友到处都有,这么些年喝下来,大浪淘沙,自己酒友圈子里的这类人也就越来越少了,因为我对这类酒友向来是敬而远之,皆因为自己心下明白酒这个东西,喝少了是养人的,喝多了就不是人养的了,一帮知交朋友相聚一起,小酌以助谈兴,这本是一件雅事,何必招个酒疯子来坏了气氛呢。

然而有时候却没法分得清,阿国有一个酒友叫阿桐,我和他见过几面,当然都是在没喝酒的状态下见面的,真的是很谦和的一个人,为人厚道,谈吐文雅,虽说不是文艺圈中的人,却因为他天资聪慧,精通乐理,电子合成器演奏得非常出色。这就难免要和文艺圈中人有些瓜葛,也就和阿国有了交往。这个人特有意思,属于那种怎么喝也喝不倒的人,但我从没和他在一起喝过酒,只是听阿国说他常做一些在阿国看来是非常肉头的事,人家请客,往往是只花个百十块钱,喊了朋友去大排档,喝些啤酒点些小菜,他去了,却要嫌喝得不痛快,非得拉着大家再换个地方去喝,说话总是一口的北京腔,总是说:怎么样?给我个面子行不行?结果大家跟着他换地方,然后他反到花掉四、五百块,你说这客到底算是谁请谁呢?

他谈了一个女朋友,外地的,在这边闯荡了多年,终于凭借她的努力,进了合肥一家大公司做了白领。进公司的那天,阿桐非常高兴,对他女朋友说我一定要为你捧一下场,我要请你们公司的所有领导喝酒。那天晚上,他带着他的女朋友和她公司的一帮领导去了阿国的酒吧,正好那天晚上我去阿国那里玩,就算是遇上了。

一进门,阿桐将阿国拉到一边说:兄弟,给我个面子,你去柜上要十瓶酒,就说是酒吧老板送的,你先将单买了,回头我给你钱。他这是要面子,阿国当然明白,说放心吧,没问题,你们先坐下,我要服务小姐送上去就是了。

等到大家你谦我让的坐了下来,阿桐就将阿国和我拉去桌上对那些领导一一介绍了,这是我的好哥们,今天晚上大家尽兴,我们喝酒唱歌,一醉方休。十瓶啤酒当下就喝完了,他又去柜上要了四十瓶。喝到十点多,也不知他和他女朋友因为什么话说得不对味了,就只见阿桐将手中的酒杯往桌上重重地一放,他那一口标准的北京腔就开始了:我X他大爷!我要不是为了你,我和他们喝酒?他们算个XX子啊!我阿桐从不侍候人,就他们那小样,你们算个什么东西!

阿桐这一手可谓是突如其来,事先没有一丝喝多了的征兆,让我们措手不及,连打圆场的机会都没有。阿国头上那汗啊,啊呀当场就下来了,一分钟之内,那些领导如风卷残云般一哄而散,阿桐还说:好!走了好啊,咱们接着喝,兄弟,这才是喝酒啊,来来来,别管他们了,咱们喝。

他根本就不明白他今天晚上是干什么来了,你说这样的酒友,下回你还敢和他在一起喝酒么。(文/三毛六)

支付宝支付
价格: 0.01 元
温馨提示:免登录付款后1天内可重复阅读隐藏内容,登录用户付款后可永久阅读隐藏的内容。 付费可读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