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气吞声与忍辱负重

in Notes Views: 6 s with 1 comment

当受到欺负、受到伤害时,自尊心弱一些,你就忍气吞声吧;自尊心强一些,你就忍辱负重吧。这不是佛教,也不是其他宗教的劝导,而是一种理性总结,是平头百姓和弱势群体最合算的选择,是减少伤害的最佳办法。

作为羊群,作为羊群中的某一只,对牧羊人的鞭子,你能说不吗?说不会划算吗?每只羊的一生中,被鞭子抽几次,是多么正常的事啊!你不听话,越出了栅栏,脱离了羊群,或者挑食,或者吃的饲草多了些,或者放的屁屙的屎臭了点,或者仅仅因为你长得难看,都可能挨鞭子。就算你什么也不出格,你很乖,躲在羊群中间畏缩地啃草,牧人高兴了或者不高兴了,都可能抽你两鞭!你能怎么着?反抗吗?用角用头抵两下他的屁股吗?你得吃更多的鞭子,直到把你抽得乖乖的,抽得他的气消了,抽得你半死不活。即使遇到心好的牧人,大度地照顾你的情绪,不拼命鞭打你,他也会在你的头上打个记号,在以后的日子里刁难你,在吃住问题上虐待你。不要想逃跑,那是犯罪,他们会毫不犹豫宰了你!何必情绪用事呢?得不偿失。挨着吧,他任性任意的两鞭抽不死你。乖乖的挨着,用力地忍着,表现得好,成了牧羊人心中的羊的楷模,说不定他能多撒些尿(盐)给你喝,奖励你,鼓励其他羊。

这只是个比喻,事实当然不这么简单。社会像页岩那样,一层压一层,层层叠叠,几无穷尽……最底下层,承载了所有重量、所有负担,弯腰躬背地在地下在泥土在岩石中觅食,弯腰躬背地生产生活,将水分和养料向上传输,让上边满意,否则上边略一加劲,你就动弹不得,就被挤压得变形,甚至成为肉饼。想翻盘?别傻了,谁会让自己的坐骑轻易摔下来?要知道,这里是上下结构,没有左右结构,他不骑着你,就得被你骑着,所以他宁可杀了你,也不会让你窜上去。当然,要是上边压得过重,最下边层可能就被压得破碎,有的成为粉末向上飞,有的成为液体往上浸,更多的固体物被碾成地基,那时整个大厦就算倒塌了,就“革命”了……尘埃落定,社会又成了新的页岩,依然层层叠叠,最下一层仍是腰弯背驼。

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他们又舒服吗?看起来,一层比一层舒服一些,承担的压力小一些。社会由人组成,社会机器由人组成、由人操作——在他挥舞权力时,他任性而狂欢;在他被权力挥舞时,他无奈又痛苦。社会机器里的人,机器的零件们,齿轮一样运转,碾压着地皮,伤害着植物和细菌,也被土地、植物们牵绊着,被别的零件搓磨着,润滑油打了又打,仍被磨得圆头圆脑。他们都被挤压着,下挤上压,为了避免被挤下去纯粹被压,不遗余力拼命往上钻。好不容易钻上了一层,刚松口气,立即发觉这一层和下一层一样,被猛烈地挤压着。于是又想方设法、拼尽全力往上边层移动……这是个锥形物,越往上体积越小,不然立不稳——那么多人争着往上挤的结果是,不断有人滑落下来:有的落到下一层,有的两层,有的直通底层……所以,夹层中人虽然比下一层的更舒服,却往往更紧张。

那么,顶层的岩石该最舒服了,压在别人身上,自己却没有受压,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可以随心所欲地吐痰放屁——一口痰吐出去,由于加速度,落到底层能像炸弹砸出个大坑;一颗子弹射下去,更不得了,简直是原子弹。他却不这么想,倒觉得下边的岩层都在压着自己,觉得压力比谁都重,而另一边是空的,没东西撑着,没东西抵着,老是心慌慌的。他时刻担心着,小心地行动,怕自己威力强大的动作不经意砸到地基上,怕地基垮了大厦坍塌。这是我的!他知道,这是他的纪念碑,得小心维护。另一方面,还得提防着下两层的莽汉们,防着他们夺位,防着他们将自己扔下去,那可得粉身碎骨……

你看,谁都不好过,不是吗?忍点气受点辱,怕什么?忍一时风平浪静!


本文摘自周末的(风平浪静)一文,若有侵权请告知,我会及时删除。

Responses
  1. 姜瑜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泥巴,最后巨无霸又来终结大鱼们。但我们终究要多发现这个世界的美好,不是吗?!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