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的街道 霓虹灯照耀着 空荡荡的马路 剪影般的人形 紫荆花飘忽着 静悄悄的树影 白天的喧嚣 仿佛发生在另一个世纪 疲惫的躯体 久酝的欲望 在绚光的夜里奔腾 苏格拉底曰 人,不能两次进入同一条河流 人,又何曾 两次踏入同一个城市!

-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