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的温暖,醉人的柔软。 销蚀在山城,那躁热江河边; 如风的话语,瞬间消逝。 未道别离,却已别离,别离在没日历的某天; 淡淡的月影,随风飘浮; 水波荡漾,碎了那月,一片一片,不成片; 返身再说挂念, 梦已倦,心漂远; 谁能轻言再见?

- 阅读全文 -